智庫中國 > 

【香港速遞到深圳】盤和林:以“碳交易”引導企業節能變革

來源:羊城晚報 | 作者:盤和林 | 時間:2021-09-30 | 責編:申罡

文 | 盤和林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教授


媒體報道,9月27日,全國首個省級碳達峯碳中和標準化技術委員會在廣州成立。該委員會將成為“雙碳”標準的“加工廠”和標準化活動的“連接器”。另據報道,廣州碳交所配額現貨交易量累計成交突破1.91億噸,排名全國首位。


所謂的碳交易是碳排放交易的簡稱,就是把二氧化碳排放權作為一種商品,進行二氧化碳排放權的交易,是推動實現“雙碳”目標的重要抓手,具有總量控制碳排放的優勢。


現階段,碳交易的減排運作機制已成為低碳發展的有效工具。以政策手段和市場手段共同作用,推動企業節能變革,實現高質量低碳發展,是建立碳交易的根本目的所在。


第一,碳交易可通過明晰產權、動態調整碳排放定價促進碳減排。從產權理論看,市場失靈的根源在於產權失靈。碳排放屬於公共物品範疇而具有外部性,自發價格機制無法解決經濟活動過程中產生的環境污染外部不經濟性問題,這也是政府出台環境政策工具的理由。碳交易制度的推行可通過產權的明確界定,實現外部成本內部化,使碳排放成為非公共物品。在總量控制下,如果企業碳排放的需求越多,碳排放配額價格也就越高,那麼企業所支付的成本也就越高。


第二,碳交易可以通過推動企業技術進步促進碳減排。從微觀市場主體視角來看,“雙碳”對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也是一個積極促進因素,帶來了綠色低碳市場及相關產業新的發展機遇。理論上,龐大的市場潛力將引導投資進入綠色低碳領域,政策倒逼和市場激勵將擴大企業對節能減排技術的強大需求,推動企業創新、產業轉型,還會培育形成新的產業集羣,催生綠色低碳產業,成為新的經濟增長點。


僅以新能源汽車為例,據天眼查數據的不完全統計,在2006年-2021年間,新能源汽車領域共發生約550起融資事件,總金額超3200億元。其中,超7成融資時間發生在2015-2020年,融資金額總計超2500億元。可見新能源汽車格外地受資本市場青睞,近些年,從輿情來看,新能源汽車似乎到了發展的瓶頸期,資本也開始更加理性,行業進入調整階段,但數據證明,新能源汽車投融資熱情依舊不減。截至2021年8月,2021年已有50餘起融資事件,涉及金額超560億元,已超之前該行業年度全年融資金額總數。


第三,碳交易刺激企業能源結構升級優化促進碳減排。數據顯示,在碳交易體系中,電力行業貢獻了超過50%的碳減排。目前我國的發電結構中,火電佔據絕對比重,裝機容量佔比超55%,年發電量佔比超75%。從成本端看,根據歐盟的經驗,未來我國碳交易市場碳配額總量控制將趨嚴,且電企獲取免費碳配額的難度將加大,一些火電企業需要通過拍賣的方式購買配額,提升了成本。基於此,發電企業就需要權衡碳價格和邊際減排成本,在使用碳強度更低的燃料(例如天然氣)作為燃料替代品,與使用煤併購買更多的配額間做出選擇。


目前的一種擔憂是,我國碳交易尚處於試點地區的起步階段,與歐美等國家相比制度頂層設計尚不完備,政策效果對企業刺激作用的持續性還不能保證,易引發碳交易不活躍,碳價偏低,甚至二級市場停滯不前等現象。但也有另一種聲音,隨着我國“雙碳”目標的推進,一場能源革命不可避免。對碳減排權價格將上漲的預判,可能引發投機行為,甚至出現倒計時式上馬“高耗能”“高排放”項目,這些都將有損市場驅動減排計劃目標的實現。


所以在當前階段,無論針對哪一種擔憂,都應積極吸收試點階段經驗教訓,儘快總結整改,繼續通過合理定價、分配配額,提高企業參與積極性。同時應統籌協調碳交易市場和其他相關政策工具,聯合多項環境保護政策共同協作、相互補充,有效加以引導,發揮出碳交易制度的最大效果。


發表評論

網站無障礙